第046章 晕血

院子里的人显然是第一次见到符慕白这样的“货物”,一时间都有些懵了。

几人面面相觑,其中一个外表看起来特别纯朴的中年妇女小心的问道:“小姑娘,你知道这是什么地儿吗?”

“知道啊!”符慕白认真的点头道。

众人:“……”

她这到底是真知道还是假知道啊?!

“你知道个屁!”之前带路的矮个子男人皱着眉头道,“葛老婆子说是带你来看病的,你就真以为这里是看病的地方啊?”

众人恍然大悟。

原来葛老婆子是用这么个借口,把他们这次要的货给带过来的啊!

“我当然知道这里不可能是看病的地方啊!”符慕白微微一笑,“哪家有名的老中医,会住在这种破烂地方啊?这也太侮辱人家老中医的名头了吧?”

众人又给愣住了。

她知道?

她竟然真的知道?!

矮个子男人不禁失声惊呼道:“你既然知道,又为什么还要跟她过来啊?!”

一股不太好的预感,在几人的心中浮现了出来。

符慕白还没来得及回答,一个声音就从屋顶上响了起来。

“那当然是因为我了!”

邵英麒到了!

符慕白抬头一看,就看见邵英麒还真在人家的屋顶上悠闲的坐着。

看他那模样,让不知情的人见了,还以为他这是在自家屋顶上待着玩儿呢!

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时候窜上去的。

院子里这么多人呢,愣是没一个发现的!

这家伙也不怕冬天风大冻得慌!

符慕白无语的在心里吐槽了一句。

邵英麒的突然出现,显然把院子里的人都吓得不轻。

“你是什么人?!”

“你怎么上去的?!”

“你跟这小姑娘,到底什么关系?!”

追问三连,不过邵英麒显然并没有要回答的意思。

“嘿!你没事儿吧?”邵英麒朝符慕白抬了抬下巴道。

符慕白翻了个白眼儿:“你要是再不来的话,这里只怕就真的要出事儿了!”

当然了,这个出事儿的人肯定不会是她。

不过邵英麒心里想的,和符慕白心里想的,显然不是一回事儿。

他还以为符慕白这是被吓到了,心里顿时有些内疚。

邵英麒知道,如果不是自己当时暗示符慕白的话,符慕白是绝对不可能跟着那个老太太走的。

这一路上,符慕白还不知道得有多心惊胆战呢!

而且,自己万一要是来得不及时的话,符慕白也是有可能在这次行动中,出现意外的。

说实在的,符慕白能这么当机立断的配合他,这让邵英麒心里也很是意外,而且也很感动。

符慕白这是信任他,才会这么做的啊!

幸好,他没有辜负她的信任。

邵英麒感激的看了符慕白一眼:“你放心,我肯定不会让你出事儿的!”

符慕白:“???”

邵大队长这又是想到哪儿去了?

院子里的人反应了过来,纷纷抄起了家伙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你跟这小丫头是一伙儿的是不是?!”

还有个身形壮硕的男人直接就伸手来抓符慕白的衣领,明摆着是想借符慕白威胁邵英麒。

符慕白虽然换了具孱弱身子,但她还不至于连一点儿动手的能力都没有。

只见她身子一侧,甚至都没有挪动脚步,那壮汉就抓了个空。

壮汉显然没想到符慕白还能躲开,他愣了一下,随即便是大怒:“死丫头,你还敢躲?!”

“这不废话吗?”符慕白无语的道,“我又不瞎,还真能让你把我给抓了啊?”

壮汉:“……”

难怪葛老婆子刚刚都给气晕过去了呢,这死丫头的一张嘴还真是半点不饶人啊!

壮汉冷哼一声,再次朝符慕白抓了过去。

这一次,他做好了万全的准备,可不会再让这死丫头给侥幸躲过去了!

符慕白见这壮汉还不死心,顿时眼神一闪。

这可是对方主动送上门来的,活该他非往坑里跳!

符慕白正要开口,屋顶上的邵英麒却是等不下去了,捡起一块瓦片就朝壮汉扔了过去!

壮汉此时正背对着邵英麒,他也压根儿没想到邵英麒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对他动手。一时不察之下,壮汉的脑袋被瓦片打了个正着,当场就被砸了个头破血流!

一阵剧痛传来,壮汉茫然的伸手摸了摸脑袋,结果就摸到了一阵潮湿。

放下手来一瞧,手上竟然全是鲜红的鲜血!

“见血了……”

壮汉喃喃的说了一声,下一秒,他竟然就倒头栽了下去,差点儿就砸到了同样晕在地上的葛老太!

哪怕符慕白再怎么见多识广,如今也被眼前这副画面给弄蒙了。

“你不会把他给砸死了吧?!”她错愕的看着还在屋顶的邵英麒道。

邵英麒也吓了一跳:“不会吧?他有这么不经砸吗?!”

院子里就有人嚷了起来:“靠!老曹这晕血的毛病又犯了!”

“这家伙,长这么壮实还晕血真是白瞎了这一身腱子肉!”

符慕白和邵英麒:“……”

闹了半天,原来壮汉是因为晕血才晕过去的啊?

这可真是虚惊一场啊!

不过好在没真的闹出人命,倒是让人松了口气。

虽然壮汉的晕倒出乎了在场所有人的意料之外,但大家此刻也都看了出来,莫名其妙突然出现在屋顶的男人,显然是对他们这次的“新货”非常在意!

而且这俩人明显就是老熟人,指不定那男人就是跟着这丫头一块儿来的呢!

葛老太可真是老了,办这么点小事儿还被人给跟踪了!

最可恨的是,葛老太竟然全程都没有发现,还真把人带到他们的据点来了!

这么大的事儿,可拖不得!

一拖保准儿就要出事儿!

院子里其他的人对视一眼,又齐齐向符慕白看了过去。

符慕白将他们的反应看在眼中,顿时眉毛一挑:“怎么,你们这又是把主意打到我头上来了?”

“小姑娘,瞧你这话说得,多难听啊!”一个打扮得有些艳俗的中年女人笑吟吟的走了出来,“我们又不是坏人,能打你什么主意啊?我们就是想请你帮个忙而已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