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45章 气晕了

司机说得郑重,葛老太太听得也不禁打了个寒颤。

符慕白心中好奇,原来这俩人还是受雇来诓骗她的吗?

也不知道到底是谁雇的这俩人。

符慕白有心想要再多听点儿内情,可惜葛老太太和司机也怕符慕白没睡严实,很快就闭上了嘴巴,什么也没再说了。

过了差不多得快有半个小时,车子终于停了下来。

葛老太太推了符慕白几把:“符姑奶奶,到地方了,该醒醒了。”

这老太太如今也算是习惯了,喊姑奶奶喊得那叫一个顺畅。

符慕白本来也没真睡着。

她一副刚被人叫醒时迷迷糊糊的样子,还揉了揉眼睛:“这就到了?”

“是是是,咱们快下车吧!”葛老太太催促道。

下了车,符慕白抬头一看,他们这是到了一条小巷子里面。周围都是独门独院儿的人家,巷子里是一个人也没有,看着还有些荒凉破败。

也不知道这俩人到底是把她给带到哪儿来了,该不会是已经出了城区,到了郊外了吧?!

“葛奶奶,不是说来看病的吗?”符慕白一脸茫然的道,“这是什么地方啊?”

葛老太太就指着旁边的一道门道:“人家老中医早就不在外边儿坐诊了,我们都是上家里求他看病的。他就住在这里头呢,我带你进去就能找到人了!”

说着,葛老太太还真去敲门了。

不一会儿,就有个矮瘦黑的男人把门给打开了一条缝儿:“什么事儿啊?”

葛老太太背对着符慕白给对方使眼色:“李老大夫在吗?我们是来找他看病的!”

男人愣了一下,很快反应过来,忙开了门拼命点头道:“看病是吧?在呢在呢,你们快进来吧!”

葛老太太喜笑颜开,就伸手去拉符慕白:“走吧符姑奶奶,人老中医在呢!”

符慕白没反抗,就这么被她给拉了进去。

刚刚葛老太太跟开门那男人说话的时候,符慕白就不着痕迹的把周围的地形给打量了一遍。

这院子离巷子口还有点儿距离,邵英麒那悍马车也没跟进来。

毕竟他要真跟了进来的话,那目标也太显眼了,怕不是立马就得被人给发现。

不过符慕白之所以敢放心大胆的被葛老太太拉着进院子,是因为她已经悄悄给这俩人都看了个相。

虽然今天这事儿因为跟自己有关吧,符慕白看得可能不是很准确。不过这俩人本来就只是普通人而已,受符慕白的影响也比较小。

以符慕白的能力,看准个八九层的把握还是有的。

而不管是葛老太太,还是开门的那个男人,都耳薄发黑、额小鼻歪,这明摆着就是要倒大霉的面相嘛!

就算不提这些,两人那印堂黑得,都能直接当墨池用了!

跟这么两个注定要倒霉的人走在一块儿,符慕白还真没什么好担心的。

进了院子,葛老太太放慢脚步,落在了后边,反手就把院门儿给关上了。

听到动静的符慕白头也没回。

前边儿带路的矮个子男人也停下了脚步,看着符慕白嘿嘿直笑。

周围几间房里也走出了几个人,其中有男有女的。

他们隐隐把符慕白包围在了中间,全都用打量货物一般的眼神看着符慕白,还时不时的露出那种让人看着就特别恶心的笑容来。

“这次的货质量还不错啊!”

“听说还是个大学生呢,肯定能卖个好价钱!”

“这你们就别想了。这是有人定下来的,定钱给的也不少呢!”

“那可真是可惜了……我连这丫头的去路都给想好了!”

“这姑娘是不是有点儿傻啊?我怎么觉得她好像一点儿也不害怕呢?”

“可能就是个傻大胆吧……”

这些人议论纷纷的,虽然没有刻意抬高声音,但也同样没有可以压低声音,所以符慕白是听得清清楚楚的。

换做是普通的小姑娘,见到这样的场面,怕不是早就吓得浑身打哆嗦了。

符慕白却是懒洋洋的站在原地,还毫不客气的打量了回去。

院子里有的人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儿,但更多的人却是一无所知。

“死丫头,这一路上你得意得很是吧?”葛老太太从符慕白身后走了过来,眼神阴恻恻的像是在看什么死物似的,“还想让我叫你一声姑奶奶吗?今儿我就让你看看,到底谁才是谁的姑奶奶!”

符慕白回过头,讶异的看着葛老太太:“老太婆,你这什么意思啊?之前过来的时候,那是你心甘情愿这么叫我的,又不是我逼你的!你现在一口黑锅甩过来,这就有些不太地道了吧?”

一说起这事儿,葛老太太心里就来气儿!

这一路上,她忍符慕白已经忍得够久的了,而且还忍得特别辛苦!

要不是看在钱的份儿上,她早把这丫头狠狠收拾一顿了!

葛老太太怒极的道:“你才是老太婆呢!你全家都是老太婆!”

她明显已经给气糊涂了……

符慕白怜悯的看着她:“看来你这是年纪大了,脑子不好使啊!那我就不跟你计较那么多了。”

谁会全家都是老太婆啊?

这当然是脑子不好使的人才会说得出来的话啊!

葛老太太眼前一黑。

她伸手就要去打符慕白的脸,结果自然是被符慕白轻轻松松的拦了下来:“我说老太婆,你可别给脸不要脸啊!我也不是不会打人的,只是看在你年老色衰的份儿上,才让你了几分而已。不过你要是上赶着想挨打,我这人心善,还是能够满足你的这个愿望的!”

葛老太太胸口砰砰跳得厉害,耳朵边也一直嗡嗡作响。

她再也忍受不住,直接就给倒地晕了过去。

这人也太不经吓了吧?!

就这点儿胆子,也好意思干这拐人的勾当呢?

符慕白忙倒退了两步,朝院儿里的人摆手道:“她是自己晕过去的,跟我可没关系啊!你们休想把这事儿赖在我头上!”

院子里的人都傻乎乎的看着符慕白,好半响也没能回过神来!

这还是他们心目中任由他们宰割的货物吗?

这跟他们之前想象的,完全不一样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