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34章 跑腿儿

符慕白:“……我虽然是会给人看相,可这也得看到本人之后才能给人看啊!”

完蛋了,大美人还是那个大美女,就是这一操心起来吧,智商好像就有点儿不够用了!

赵兰真顿时有些失望,但很快就又振奋了起来:“我手机里有我爸的照片,你能通过照片给我爸看相吗?”

符慕白更加无语了:“这个还真不行。赵同学,人的面相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着变化,哪怕是身边的一些小事,也可能会对面相有所影响,并不是一成不变的。所以,拿张照片就给人看相这种事情……是真没什么用处的。”

赵兰真心里有些失落,但她理智还在,勉强撑着笑脸向符慕白道歉道:“对不起啊符同学,是我太过想当然了。”

美人儿一认错,符慕白又心软了。

她忙道:“虽然我不能给照片上的人看相,但你不是还在这儿吗?我看你父母宫上,日角有偏。只怕,令堂猜的并没有错。令尊,的确是有了异心了。”

仿佛晴空一个霹雳劈在了自己脑袋上,赵兰真整个人一下子就傻了!

之前母亲跟父亲吵架的时候,母亲说父亲肯定是在外边儿有人了,父亲却一点儿心虚的模样都没有,还驳斥母亲是失心疯了。

那个时候,赵兰真虽然觉得父亲说的有些太过分了,但她心里其实还是更加偏向于父亲的。

她也觉得父亲不可能在外边儿养什么野女人。

毕竟,父母这么多年来的相处,一直都深深地刻在她的脑子里。

在赵兰真心里,她的父母是恩爱的,两个人对彼此来说都是唯一的存在。

赵兰真甚至在心里猜测过,父亲是不是跟电视剧里演的那样,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,比如得了什么不好治的大病。

他或许是不想拖累母亲,所以才故意找了借口,要和母亲离婚。

可如今,被符慕白这么一戳破,赵兰真才发现,自己当初的想法到底有多么可笑。

一个人到中年的男人,突然要和妻子离婚,有时候其实真的没有那么多的原因。

仅仅只是因为他,不爱了而已。

母亲和父亲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,最能看清楚父亲的人,果然还是只有母亲一个人。

彭翰义捧着三杯奶茶走过来的时候,就看见符慕白和赵兰真对面而坐。

前者一派淡然,后者却是一脸木然。

彭翰义看看两人,疑惑的问道:“怎么了?你们俩刚刚说什么了吗?”

他就排了个队而已,怎么感觉像是错过了全世界一样呢?

符慕白朝他使了个眼色。

彭翰义会意过来,忙将奶茶放下,自己也拉着椅子坐了下来,不敢再胡乱出声了。

赵兰真却是已经清醒了过来。

她猛地站了起来,差点儿把自己坐的椅子都给踢翻了,吸引了不少在店里排队买奶茶的学生的目光。

“彭翰义、符同学,对不起,我突然想起我还有点事情,要先走一步了。”赵兰真勉强笑道,“彭翰义你陪符同学好好坐会儿,等下次有机会,我再来向符同学赔礼道歉。”

话一说完,不等彭翰义反应过来,赵兰真已经飞快的转身跑出了奶茶店。

“诶!这怎么回事儿啊?”彭翰义被赵兰真动作弄得发懵,下意识的就站了起来,抬脚就想追过去。

符慕白眼疾手快的拉住了他,慢悠悠的喝着热奶茶道:“行了,人家都说了有事要忙,你追过去能干什么?让人家自己去处理吧!”

家务事,最难断啊!

彭翰义看看符慕白,又朝店外看了一眼。

赵兰真跑得是真快,人家还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,车子一下子就跑没影儿了。

得,这下是想追过去都不成了。

彭翰义只得认命的又重新坐了下来。

他看着桌上多出来的那杯奶茶,无语的道:“那我刚刚辛辛苦苦给你们排队买奶茶,不是白买了吗?”

“不会啊!”符慕白自然的将对面的奶茶拿了过来,放在自己的奶茶旁边,“放心吧,我会帮赵同学把这杯奶茶喝掉的,绝对不会让你白买的!”

彭翰义:“……你要真这么喜欢喝奶茶的话,那不如我再去给你买两杯?”

这奶茶杯子可不小,符慕白也不怕把自己给喝撑了!

彭翰义刚在心里这么嘀咕了一句,他转念就想起了符慕白曾经展现过的大胃王饭量,一时间什么也不敢乱想了。

“这倒是不用了。”符慕白笑眯眯的道,“来者是客嘛!在江宁大学的地盘上,我哪儿好意思这么使唤你呢?”

彭翰义:“……”

那你这不好意思怕是来得有点儿晚。

“你刚刚是不是趁我排队买奶茶的时候,就给赵兰真看相了?”彭翰义很快就反应了过来,直接问道。

要不然的话,赵兰真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突然就有了这么大的变化?

符慕白点点头:“是啊!”

彭翰义:“……你们怎么不等我买完奶茶之后,再开始看相呢?”

可怜他今天辛辛苦苦的跑腿儿,结果就跑了个寂寞吗?!

符慕白奇怪的看着他:“今天不是赵同学要看相吗?只要她在就行啦,干嘛还非得等你啊?”

彭翰义:“……”

话是这么说,可难道非得点明他其实就是想看热闹吗?!

“那你都给赵兰真看出什么面相来了啊?”彭翰义好奇的问道。

“这是客户隐私,不能告诉你。”符慕白摇摇头道。

彭翰义:“……你之前给我们几个看相的时候,都没有提到什么隐私啊!”

符慕白瞪大了眼睛看着他:“那是因为,你们自己当时根本就没有要避讳别人的意思啊!”

彭翰义:“……”

不行了,血压都快被气得要跳上来了。

彭翰义和符慕白两个人大眼瞪小眼:“那赵兰真现在都已经走了,我们接下来要干嘛?”

听彭翰义这么一说,符慕白顿时也觉得有些尴尬了。

她试探的道:“那要不,我带你在我们学校转转?”

今天的客人好歹也是彭翰义介绍来的,她不能把人用完就扔嘛,说不定人家以后还能给她介绍来更多的客人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