纨绔攻略手册

纨绔攻略手册 作者:逢狸 状态:连载 点评:只有不一样的爱才会如此吧! 类别:推理破案

凌安是肃国国公府的私生女,却对内慌称是国国公府的义女,养在老太太膝下。她不具备一位大家闺秀的全部非常优秀素养,貌美、高贵的、端庄大方、婉约,好像从来不出差错。可她身如浮萍,以上也但是掩藏而已。可她还未勾勾搭搭到了皇亲贵胄,貌似先被吸引到了京中最最有名的纨绔。纨绔家世煊赫,俊美且会撩。凌安的故作矜持体面地,仅有在他面前继续维持忍不住,偶尔会流露出来出的凶狠,让纨绔会觉得非常很新鲜。“跟了小爷,准保你享清福。”他信誓旦旦,目光中有赤忱的真心。凌安却红着脸唾骂:呸!霉气。几番纠缠不休,风云陡变,几个煊赫的世家被连根拨除。纨绔脸上被烙了青色印记,被贬为最卑贱的奴隶,那她还在睡着,正是午后,外面码头喧嚷,却没有让她睡意消减半分。舟车劳顿这么一个月,确实挺熬人的,熬得原本水灵的少女现在面黄肌瘦。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约摸四十多岁的妇人几次打开帘子,目光关切地望向沉睡的女孩儿,而后和声细气地问一旁赶马的车夫:“劳烦问声,肃国公府还有多远,何时能到?”。


大雨让泥土湿润,不多时几人就刨了个深坑,这才一脚将麻袋踹进坑里。

他们已经进了金陵城,全大越最繁华富庶的地方,也是皇权的所在地。况且,女孩子和妇人从前待的都是穷乡僻壤,哪里见过这样的世面。

凌安不敢抬头,只有额上汗水出卖了她的心思,老夫人这才放下杯盏,沉重一声砸在桌几上,一声“哼”似乎是从鼻腔里发出来的,更像是一声轻蔑的冷笑。

他方才也同凌安交谈过,少女声音微哑,但看体格应当年岁不大,而且描述自己病症时候,用上了许多医书上面的术语,郎中不禁来了兴趣,随口问了声:“姑娘也习过岐黄之术?”

凌安看得出来,这两个丫鬟有示好的意思,不过她出门在外,人生地不熟,旁人再热络她也心存提防。快到晚膳时,霜风从膳房房里端来饭菜,说道:“姑娘,今夜大雨,老夫人说您不必去陪了,这几样菜式是老夫人赏的,您来尝尝。”

她咬了咬牙,尽管面色苍白,但还是将他们接下来的商议,一字不落地全都听清了。

老夫人又是一声冷笑:“你既这么说了,老身哪有不应的理?只是琼华那边,须得仔仔细细瞒着,若让她知晓,只怕我们整个安家,都要被你一时的心软给拖下水了。”

“娘。”还是安禄生忍不住开口,“安安初来乍到,还请您容她一二。”

有些是在老夫人那里得知的。用过早膳之后,二婶三婶不约而同请凌安去她们那里坐坐,还是老夫人特意将她留在了荣景堂。

凌安视线堪堪停在老夫人的手那里,便垂落下去,只盯住她紫色绣祥云的衣裾,而后乖巧跪在安禄生身边。她不懂如何行礼,索性直接回话:“民女凌安,叩见老夫人。”

凌安只觉头晕,已经快要站不稳了。

岸边一缕风飘飘荡荡吹过来,带着一丝凉意,撇开马车的帘子,抚在里面瘦小女孩的额上。

对了,她的行李!

凌安初来乍到,不敢娇气,坚持要去给老夫人请安。

待到人前,垂眸一一行礼,动作还是霜风今晨儿临时教的,她学了个七七八八。

凌安拿眼睛偷偷瞟过去,里面竟然大大小小主子和丫鬟一起十来个人,她确实来晚了,此刻那边已经在张罗着用饭。倒也不是每日都这般隆重,今日要更特殊一点,是七月十五,中元节,之后会有一些祭祀的事宜。

凌安心里渐渐有了猜测,她的身份见不得光,驸马若在外有了私生女,就是明晃晃打了皇亲的脸,安禄生怎么可能会去承认?

安禄生背后的随从忍不住皱了皱鼻子,毕竟时间过得久,有些味道了。

屋里烛火通明,温暖安静,可外面暴雨滂沱,肆虐着皇城的寸寸土地。偶有雷声响起,大地有几瞬彻亮,有几个着黑衣的蒙面男人疾行于金陵郊外,抬着一个装有鼓囊麻袋的担架,一直到一处乱葬岗。

凌安被引了进去,杨婶却被扣在了前厅。刚进屋,就看到安禄生跪在堂前,下人都自觉退了出去,堂上的老夫人手端着瓷盏,刚用杯盖拂去上面的碎叶。

006 荣家六郎 01-12 04:01

纨绔攻略手册百度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