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.种植女仙

陈雨大惊。

陈小玉居然连神魂都放弃了?她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?

“仙子,拜托······”陈小玉的声音越来越轻,最终消失在了陈雨的神魂深处。

“喂~!陈小玉~!你回来~!”

“陈小玉!别走啊!”

“陈小玉,我还有话没说完呢!”

······

陈雨焦急地呼唤着。

可惜,陈小玉一直静谧无声。

这个陈小玉,还真狠的下心。

她这是碰瓷啊!陈雨有些气闷。

陈小玉消散了神魂,等于放弃了轮回的机会。陈小玉付出这么大的代价,应该是铁了心要让陈雨帮她过完这辈子。

原本,陈雨已经打算好了,等搞定了金翠翠的事,得了陈小玉的功德金光后,陈雨就离开陈小玉的这副躯壳,另做打算。

可现在,陈小玉突然间来了这么一手,让陈雨的打算直接落了空。

内视了一下自己BulingBuling散发着金光的神魂,陈雨心中的郁闷稍散。

这么多的功德金光,陈雨以后晋级的时候,再也不用担心会被雷劈了。

算了算了,出钱的是爸爸!

看在这么多功德金光的份上,陈雨决定原谅陈小玉的自作主张。

啧……生活中的意外无处不在啊!

既然不能改变既定的事实,陈雨除了接受之外,也别无他法。

没错,陈雨不是轩辕王朝的土著。

陈雨是活了两辈子,不,三辈子的人。

陈雨上上辈子是蓝星华国的商界“白骨精”一枚。

普通家庭出身的陈雨,凭着自己的能力,花了十来年时间,硬是奋斗到了有房有车有存款的地步。

新屋入伙的当天晚上,月亮又大又圆。

三十芳龄的陈雨,坐在自己精装住宅的阳台上举杯邀明月,突然间“咔嚓”一声雷响,陈雨眼前一黑,再睁开眼睛时,陈雨发现自己成了一个七岁的小女娃。

换了地图的陈雨,花了五六天时间,才算是弄清楚了自己的新身份--凌霄界的修真大派碧霄派的······杂役弟子。

一开始,陈雨惶恐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

天呐~!地呐~!她一个长在红旗下,不信鬼不信神只信科学的新时代好青年,居然要和一堆踩着仙剑满天飞的“神仙”为伍?

陈雨花了十年时间,才算是在碧霄派站稳了脚步。

碧霄派在凌霄界,那就是顶顶牛掰的门派。

陈雨这个小小的杂役弟子,走出去没少沾碧霄派的光。

有了上上辈子的工作经验,陈雨没少利用自己手头的资源,在别派弟子手里坑······咳咳,赚灵石。

陈雨在凌霄界一共呆了五十多年,正当陈雨以为自己会一直在凌霄界呆下去的时候,昨天早上。陈雨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又换地图了。

陈雨气的差点自闭。

她容易嘛她?

好不容易才适应了凌霄界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WiFi没有奶茶咖啡的日子,大神怎么又把她给提溜到古代来了呢?

古代女人没有人权,没见原身的老娘金翠翠,在陈王氏嘴里只得了个“金氏”的称呼吗?

陈雨心中有好多个MMP不知道当不当讲。

这个动不动就让她换地图的大神,动手前能不能预先通知一声啊?

陈雨碧霄派的院子里,还埋藏着上百坛好酒呢!

凌霄界上品佳酿“梨花白”,一小壶就要一百块灵石,而且还供不应求。

昨天是陈雨刚到达新地图的第一天。

一整天,陈雨都在心痛她的好酒。

早知道会离开凌霄界的话,陈雨说什么也不会搞什么“物以稀为贵”的噱头,一年才肯卖五坛“梨花白”了。

陈雨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酿酒发家的好路子,原本还想靠着卖酒的收入,六十岁金丹一百岁元婴两百岁化神······一路飞升做个仙人呢!

这个陈小玉,爹死娘病还有一堆极品亲戚拖后腿。这以后的日子,怎一个愁字了得啊?

老天爷?

上帝?

玉皇大帝?

还是某个不知名的神仙?

······

到底是哪一位大佬看她陈雨不顺眼,一而再再而三地操控她的人生呢?

“小玉,快点扶娘起来啊!”金翠翠的催促,惊醒了沉思中的陈小玉。

陈王氏的哭喊声太有穿透力,以金翠翠的经验来看,过不了多久,自家小院门口就会聚集一大帮看热闹的村民。

等到人多了,陈王氏接下来应该会哭诉金翠翠母女俩有多不孝之类的话。

她的小玉,可不能坏了名声啊!

“那个······娘,您就躺着别动,这件事我会解决的。”陈雨,哦,不,陈小玉回过神后,安慰了金翠翠一句。

陈雨是个很有契约精神的人,既然她现在已经收到了陈小玉付的“报酬”,那么,陈小玉希望做的一切,陈雨都会替她做到。

“小玉,你扶娘出去就好。”金翠翠看着陈小玉的眼神里,满满都是祈求。

之前,陈王氏为了她的“诰命夫人梦”,对陈青竹一家三口还算慈爱有加。

前天,陈青竹的死讯传来,陈王氏马上翻了脸。

“娘,我叫奶替您请个郎中来看看。”陈小玉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,面对着金翠翠,这一声“娘”已经叫的顺溜无比。

“不,不用了,娘在床上躺躺就好。”金翠翠苍白着脸说。

陈王氏是个视钱如命的主,请大夫来家里看病,不算药钱,最少也要三百个铜子的出诊费。

陈王氏会乐意才怪。

“娘,您好好歇着,别的事不用您操心。”陈小玉没理会金翠翠,转身往门外走。

“小玉,你回来。”金翠翠不想陈小玉挨骂,她宁愿自己去面对婆婆的怒火。

看着陈小玉的背影,金翠翠心中酸涩难当。

陈青竹死了,金翠翠原以为这世上已经没有了为她遮风挡雨的人。

没想到女儿一而再再而三地为金翠翠挺身而出,金翠翠感动地眼眶都红了。

“娘,您别担心,一切包在我身上。”陈小玉转回身笑嘻嘻地说。

给钱的是大爷。

为了原身那团金灿灿的功德金光,陈小玉不会吝啬对金翠翠释放多一点善意。

设置
字号 18
颜色